Posted on

观察伊朗核协议谈判:前景不明困境犹在

据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8月31日报道,以色列总理拉皮德与美国总统拜登就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简称伊核协议)恢复履约谈判、阻止伊朗获得核武器的进展进行了通话。在通话中,拜登再次强调了他对以色列国家安全和维护以色列威慑敌人和自卫应对任何威胁能力的承诺。

自2021年4月以来,围绕伊核协议恢复履约举行的维也纳会谈已经进行了9轮谈判,各方围绕美方重返伊核协议和解除对伊制裁、美伊同时履约等问题展开较量。在8月4日举行的最近一轮谈判中,伊朗和美国谈判代表间接对线天谈判,作为伊核协议谈判协调方——欧盟方面提交了伊核协议恢复履约的“最终文本”。8月12日,伊朗方面透露“可以接受”这份文本。8月24日,美国通过欧盟向伊朗转交了其对谈判中剩余问题所作提议的回应。9月2日,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卡纳尼表示伊朗已经就此前美方给出的最终协议文本提出相关意见,并递交至欧盟协调方。

尽管伊朗核协议谈判协调人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何塞普·博雷利认为未来几天内就能达成新的伊核协议,但事实上,新的伊核协议要达成尚有重重阻碍,且难破美国、以色列和伊朗形成的长期僵局。

自2018年特朗普政府单方面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后,美国对伊朗再次挥起了制裁的大棒,多种制裁手段使得伊朗货币大幅贬值,外汇市场陷入混乱,伊朗经济遭遇巨大困难。伊朗并未就此屈服,但出于当前中东地区局势趋缓以及急于恢复国内经济的考虑,伊朗仍积极寻求通过恢复伊核谈判来突围。为此,伊方也向美方展示了诚意:伊朗同意放宽部分此前谈判中的关键条件,包括要求美国将革命卫队从“外国恐怖组织”名单中移除,以及要求国际原子能机构不再对3处未公开地点的核材料来源进行调查等重返伊核协议的“先决条件”。

据伊朗《德黑兰时报》8月29日报道,伊朗总统莱希表示,伊朗一直在为谈判做努力,也在努力消除美国的制裁。对于达成新协议,莱希提出了四个条件,包括:作出可信的保证、对解除制裁进行客观务实的核查、以可持续方式解除制裁以及解除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政治性主张。

近日,国际原子能机构要求伊朗就一些伊朗地点发现的核颗粒物作出答复,伊朗作出了回应,但国际原子能机构坚持要求伊朗加强合作。对此,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表示:“我们希望在协议最终文本中强调‘国际原子能机构应专注于技术任务,远离其政治角色’”。伊朗认为国际原子能机构对于伊朗的态度出于政治行为,因此难以配合,称能否恢复2015年伊朗核协议取决于该机构结束对伊朗的调查。因此,伊朗与国际原子能机构能否达成共识也是新的伊核协议能否达成的一个关键指标。

与伊朗的“热脸”相比较,美国对于新一轮伊核协议谈判并未展现出诚意,仍采取一贯盛气凌人的态度,试图要求伊朗无条件接受新的协议框架。美国打压伊朗基本上遵循两个原则:其一,“不战而屈人之兵”,通过“伐谋”、“伐交”迫使伊朗就范。不久前,美国拒绝了伊朗在恢复伊核协议“最终文本”中提出的所有附加条件,同时要求将伊朗浓缩铀浓度的上限定为4%,以及国际原子能机构检查人员不受阻碍地进入伊朗进行检查。这一操作采取的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策略。其二,美国直接通过军事手段解除伊朗对美国核心利益构成的威胁。8月23日,美军轰炸了叙利亚东部代尔祖尔市据信为伊朗革命卫队附属组织使用的基础设施。此举意在迫使伊朗放弃在伊核协议谈判中讨价还价的念头。

历史事实已经多次表明,美国对伊朗长期以来的军事打压和经济制裁并未使伊朗臣服于美国,反而令美伊愈加对立,地区局势愈加紧张,因而,新的伊核谈判前景依然不容乐观,美方的态度是美伊关系能否“破冰”的另一个关键因素,美伊能否重回谈判桌仍是未知数。

即便新的伊核协议能最终达成,也并不意味着美伊关系就可以从此步入正轨。新的伊核协议并不能保证伊朗、美国及以色列三方停止冲突进而转向合作。因为新的伊核协议即便达成,也远不能满足以色列的安全需求。欧盟提出的伊朗核协议草案计划让美国解除对伊朗的制裁,以换取伊朗大幅减少其浓缩铀和离心机的生产。该协议将保留2015年伊核协议的“日落条款”,根据该条款,对伊朗核计划的限制将逐渐失效,直至2030年结束。以色列明确反对欧盟的这一提法,认为这并非拜登今年7月中东之行所探讨的方案。

以色列与伊朗之间的敌对状态并非一朝一夕,双方之间变数难料。以色列是目前中东唯一拥有核武器的国家,绝不允许本地区其他国家特别是伊朗等敌视以色列的国家研发核武器,自然力求消除伊朗核威胁。

8月26日,以色列国防部长本尼·甘茨对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表示,即使美伊达成新的伊核协议,美国也能保留针对伊朗的可行的军事选择,以色列也将保留其行动自由。甘茨警告称,新的伊核协议将使伊朗经济得到发展,并最终让伊朗重回核项目的做法合法化。换言之,即使新的伊核协议达成,美以伊三方并非就能一笑泯恩仇,以色列仍然将打击伊朗放在首位。此外,以色列即将迎来大选,不论拉皮德还是可能东山再起的内塔尼亚胡,对于新的伊核协议都不会作出实质性的让步。不管新的伊核协议达成与否,伊以之间的紧张态势不可能就此缓解,反倒极有可能升级。

对于新一轮的伊核协议谈判,伊朗、美国、以色列、欧盟等各方态度不一,难以实现平等对话。即使伊朗在一定程度上作出让步,恐怕也难以满足美国的要求,更难让以色列满意。若美国仍然坚持强硬态度,以色列再一推波助澜,新伊核协议的谈判之路必定困难重重。对整个中东局势而言,伊核问题又是重中之重。伊核问题究竟会如何改变中东,仍有待考察。

(作者简介:孙远,浙江外国语学院环地中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